何麟书:中国橡胶种植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何麟书像

 

    在中国海南,570万亩郁郁葱葱的橡胶林,像一条条绿色的绸带,在海南东西南北中的大地上飘舞。它给海南带来了生机,带来了希望。在这块绿色的大地上,有一片特殊的橡胶林,那就是位于琼海市境内的百年胶园——琼安胶园。它凝聚了中国橡胶事业的开拓者——爱国华侨何麟书的心血和汗水,记录着那些在南国大地上为中国的橡胶事业付出青春血汗的功臣们的人生。

 

(网络图片)

    何麟书是我国橡胶种植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他将三叶橡胶移植到我国北纬16-20度的海南岛并大面积获得成功,从而打破了国外专家曾认定的,原产于亚马逊河热带雨林的巴西三叶橡胶,仅能生长在北纬10度以内热带地区的神话。琼安胶园奇迹的出现,不仅纠正了原来传统的错误理论,更为我国今后大规模发展橡胶业提供了一定科学依据。1985年,华南热带农业大学专家经过论证,证实了何麟书的贡献。

(一)

    百年胶园——琼安胶园,是中国最早的橡胶园,坐落在琼海市境内的会山,原胶园内的36株近百年高龄的胶树今尚存。这批古老的橡胶树,现属海南农垦东太农场,它们一直得到很好的保护。为光大琼安胶园精神,东太农场还准备斥资兴建一个纪念园,办成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据东太农场场志记载: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乐会县南盈村(今琼海市朝阳镇南盈村)旅居马来西亚的华侨何麟书,在乐会县崇文乡合口湾(今东太农场坡塘区十八队)创办了“琼安胶园”。1954年琼安胶园仍有84亩,存有“祖母树”2006株。1985年大部分“祖母树”被更新,但仍存66株。1993年为把这些珍贵的“活文物”加以保护,东太农场以高研600号高产树2株兑换1株,向何麟书曾孙何子彬兑换保存。

    我国最早引种橡胶为1904年。当时的云南省干崖(今盈江县)傣族土司刀安仁从新加坡购买巴西三叶橡胶树苗8000株,在云南盈江县种植成活,但由于气候条件恶劣,几乎全部死亡,没有形成胶园,至目前仅存一株。据有关专家考证,琼安胶园实际于1904年筹办,1906年种植,从筹办至今已有100周年,是中国第一个橡胶园。因此,琼安胶园及其创建者何麟书,也被载入中国橡胶发展的史册。    

    作为中国第一个橡胶园,琼安胶园对新中国橡胶事业的发展功不可没。解放初期,国家为打破西方国家对我国实行的经济封锁,先后在华南四省大规模地种植橡胶。当年各省区政府派人到琼安胶园,搭置帐篷,住在胶园里采集橡胶种籽,落一颗,拾一颗,这些种籽后来不仅在海南岛落地生根,还跨过琼州海峡,远赴广东、广西、云南、福建等省区的广阔沃土繁衍后代。如今,在海南,橡胶种植面积已达570万亩,产量达31万多吨,其中民营胶200万亩,干胶产量达8万多吨。

(二)

    何麟书,名叫何世阁。据何氏家谱记载:何世阁(1862-1934年),字麟书,号文行,排行第三,乡人称“麟书三公”。何家家境清贫,何麟书读过几年私塾,自幼聪颖,胸怀大志。何家濒临万泉河,当地地少人多,且灾害不断,家乡的许多人都离乡背井外出南洋打工谋生。1879年,17岁的何麟书惜别新婚不久的妻子,登上开往马来西亚的帆船。何麟书最初在一家餐馆当杂工,后经老乡介绍,到一家外国财团经营的橡胶园里当割胶工。在这里,他平生第一次认识了橡胶,也认识到橡胶的经济价值。于是,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橡胶树移植到家乡海南岛去。在此信念驱动下,他边干边学,几年后,不仅谙通了一整套橡胶育种、栽培管理和加工技术、割胶技能,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荷兰语、马来语以及闽南语、粤语等。他还仔细观察马来西亚的自然环境和气候、土壤等,并请教有关专家,翻阅海南岛有关的资料,好为返乡创业作准备。    

    在马来西亚,何麟书也平生第一次认识了股份制经营。他把劳动所得入股经营锡矿开采,开发火柴厂等产业,积累资金。二十余年下来,他成为当地拥有一定资产的实业家。与此同时,何麟书还积极与琼籍实业人士广泛接触,宣传其回海南岛种植橡胶的设想和按股份制经营管理的计划。他的想法得到一些琼籍华侨的响应与支持,终于筹得5000块光洋的股金。

(三)

    1904年,40出头的何麟书回到海南岛,回到生他养他的大山。一回到家乡,他就忙于着手胶园的选址工作。他头戴草帽,足登草鞋,请当地苗胞作向导,爬山涉水,风餐露宿。终于选中了乐会县会山(今琼海市会山镇)三洲河一块傍山依水的山坡。当时的乐会县政府批准划地760亩,让何麟书创办琼安垦务公司,种植橡胶。

    经过两年的筹办,1906年,中国最早的橡胶股份公司——何麟书的“乐会琼安垦务有限公司”终于正式挂牌成立。创业伊始,何麟书极其艰难。琼安胶园地处深山,大山里蚊虫多、蚂蟥多、野兽多,疟疾猖獗,而何麟书住的是茅寮,饮的是溪水,但何麟书最怕的不是这种艰苦,而是种植橡胶失败带来的风险。何麟书开始把他带回来的几千粒橡胶种籽试种,好几天却不见破壳长芽,何麟书吃睡不安。十多天后,何麟书让人把种子挖出来看时,发现种籽糜烂了。笑话、讥讽随之而来。何麟书不理会这些,又让人从马来西亚再买橡胶种籽回来。可是第二次、第三次又失败了。原集之本伍仟元(大洋)化为乌有。    

    这时,何麟书的家里人也有些动摇了,劝他死了这份心,返回马来西亚重操旧业。更大的打击是股东们向他索还股金。何麟书却没有灰心丧气。他细心分析,认为问题可能出在种籽。为退还股金,重新筹资,何麟书重返马来西亚四处游说。琼籍华人为他的执着追求而感动,一些股东收回原索股意见。这次,他续资并招股120股,共筹得股金15200大洋。他吸取教训,亲自选购优等新鲜种籽4000余颗,试种发芽后才运回海南精心栽培。当年便成活幼苗3200株。于是,他带领苗胞以脚丈量挖穴,以手作尺植胶,种下250亩橡胶。

    按当时条件,橡胶从种植到开割需要8-10年时间,为解决每年的管理费用问题,何麟书以短养长,在当地苗胞的支持下饲养牛、猪及酿酒,兼种咖啡、槟榔、南药,广种山兰稻谷。据说,何麟书也是我国第一个引种咖啡成功的人。同时,他还在海口经营一家“荣安客栈”,所得全都用于种植橡胶。

    何麟书在大山里垦荒植胶,喝山水,被蚊虫咬,是家常便饭。一次,何麟书染上了恶性疟疾。一连几天高烧不退,服用抗疟药品未见好转。众人抬他回家时已是不省人事。当地几位医生都摇头了,暗示其家人准备后事。棺木、墓地都已备好了。第三天,何麟书醒过来了,第一句话是:阎王说琼安胶园还没有搞成,不给他打勾勾。

    1915年,何麟书的琼安胶园经历近10年磨难,终于迎来乳白色的胶水顺着胶刀汩汩流出。村民苗胞奔走相告,鞭炮声、欢呼声,响彻山野。琼安胶园当年采胶500市斤,收入789光洋。以后每年产量都在180市担左右(约18000市斤),年收入4200块大洋上下。所产之烟胶片均向新加坡输出。

    何麟书成功的消息在海内外引起轰动。据说当时琼籍的宋子文曾想借此斥资在海南发展橡胶业,后因故未成。但琼安胶园效应激起了众多华侨返琼投资办胶园的热情。于是,石壁的南兴公司、那大的侨植公司、加赖园的茂兴公司、铁炉港的农发利公司相继成立。到抗战前止,全岛共有大小胶园94家,垦荒植胶面积10574亩,共216500株,成为旧中国橡胶种植业的鼎盛时期。